“現在訂酒店都是通過幾個APP比價進行的。前不久,我在網上訂了售價280元的酒店,過幾天后再看標價時,發現比我之前訂的價格便宜了幾十元,于是我取消原訂單,重新下單,結果價格卻漲到了300元。”11月8日,消費者李佳對《中國消費者報》記者說起自己預訂酒店的經歷。

在傳統商業零售業態中,商家為了招攬回頭客,都會給老顧客一定的優惠。但在互聯網時代,越是老用戶,可能越意味著享受更少的優惠,甚至被商家區別對待。

消費者在享受互聯網便利的同時,也在默默忍受著被算法歧視,訂機票、訂酒店甚至訂外賣時,都可能遭遇大數據殺熟的尷尬。

大數據殺熟侵害消費者權益

與李佳有過類似經歷的消費者還有很多。

消費者張女士對《中國消費者報》記者說,對于大數據殺熟,她早有耳聞,但其實很多時候,消費者都處于被“割韭菜”而不自知的狀態。為了避免被“割韭菜”,她在購買機票或預訂酒店時,會用自己的賬號先在相關臺瀏覽并確定好行程和酒店,再用家人的賬號購買。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我國網民規模已達10.11億人,擁有互聯網網站422萬個、應用程序302萬款。個人信息的收集、使用日趨廣泛,個人信息保護問題,尤其是侵犯個人隱私的大數據殺熟,已成為社會最為關注的焦點問題之一。

對于消費者來說,大數據殺熟現象主要表現在價格歧視上,也就是“不同人不同價”。一些臺利用繁復促銷規則和算法,對不同消費者實行不同的銷售價格。比如,使用不同賬號登錄同一臺,用戶看到的同一款產品價格卻不一樣;或者使用不同型號的手機登錄同一APP臺,顯示的價格也不同。

據記者了解,在APP臺上,越是活躍用戶,越容易被大數據“殺熟”。

今年1月7日,在中國消費者協會(以下簡稱中消協)召開的“網絡消費領域算法規制與消費者保護座談會”上,中消協明確指出,有些經營者利用算法進行價格歧視。一是對新老用戶制定不同價格,會員用戶反而比普通用戶價格更貴。二是對不同地區的消費者制定不同價格。三是多次瀏覽頁面的用戶可能面臨價格上漲。四是利用繁復促銷規則和算法,實行價格混淆設置,吸引計算真實價格困難的消費者。這類算法造成選擇目標傷害。

遏制大數據殺熟有法可依

為了有效規范商家濫用與泄露消費者個人信息的行為,今年11月1日正式施行的《個人信息保護法》對大數據殺熟等一系列問題作出了規制,給消費者保護個人隱私、維護自身權益提供了法律保障。其中,《個人信息保護法》第二十四條規定,個人信息處理者利用個人信息進行自動化決策,應當保證決策的透明度和結果公、公正,不得對個人在交易價格等交易條件上實行不合理的差別待遇。

對此,無錫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吳琦對《中國消費者報》記者表示,該法規的主要規制對象是網絡銷售、生活服務、社交娛樂、信息資訊、金融服務、計算應用等領域的重要互聯網臺企業。由于這些企業掌握海量用戶數據,一旦個人信息被泄露或濫用,就可能對消費者權益造成很大侵害,甚至對社會穩定造成不良影響。

吳琦表示,一些企業就是通過掌握消費者的經濟狀況、消費慣、對價格的敏感程度等信息,對消費者在交易價格等方面實行歧視的差別待遇,誤導消費者?!秱€人信息保護法》要求企業,“在向個人進行信息推送、商業營銷時,應當提供不針對其個人特征的選項,或者向個人提供便捷的拒絕方式”。這其實是將算法關在制度的“籠子”里,在源頭上遏制了大數據殺熟現象。

每年雙11大促之后是消費投訴的高發期,且不少投訴都涉及大數據殺熟問題。對此,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盤和林在接受《中國消費者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個人信息保護法》集中解決了電商消費過程中產生的各類信息問題,將成為未來互聯網產業個人信息管理的制度“藍本”,可以更好地保護消費者權益。“在今年雙11之前,電商臺紛紛公開了自身的個人信息保護策略,以透明化的方式保障消費者知情權,改善用戶體驗,并試圖厘清各自臺在保護用戶個人信息時應負的責任。”

“以往,消費者受信息和專業知識限制,遭遇大數據殺熟時,取證難度大,維權成本高。大多數人會不了了之。”全聯并購公會信用管理委員會專家安光勇對《中國消費者報》記者表示,在《個人信息保護法》中,明確地對大數據殺熟行為做出相應的限制和處罰規定。雖然在監管大數據殺熟的具體操作層面仍會有一些難度,但法律的明文規定對違規企業還是有震懾力的,同時,也讓消費者在維權時有法可依。

全方位完善個人信息保護體系

數字經濟已成為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保護個人信息,是數字經濟在規范中前行的一大重要舉措。但是,長遠的可持續發展仍需要法規體系進一步完善。

財經評論員張雪峰在接受《中國消費者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從監管層的角度講,我國要建立健全立法、執法、司法、守法的完整個人信息保護“鏈條”,嚴格執法,加強個人信息保護宣傳教育。從企業的角度來說,各大互聯網臺要嚴格落實法規要求;而從用戶角度來看,消費者要提升信息保護意識,正確應對信息安全風險。“避免大數據殺熟其實就是對抗算法,因此在互聯網上留下的行為數據越少越好。”吳琦建議,消費者可以多安裝些功能相似的軟件進行價格比較,減少在臺使用搜索收藏等功能的頻率。

據記者了解,OTA(在線旅游臺)的消費糾紛往往比售賣實物的電商臺更難維權,因為OTA“價格浮動”“不同供應商顯示價格不同”等話術讓消費者很難保留證據。

對此,安光勇則認為,隨著科技不斷發展,未來應該可以讓大數據殺熟行為在網絡上留痕,企業就不得不考慮其長遠發展的綜合成本。

“對于消費者來說,《個人信息保護法》的出臺在保護個人信息的同時,消費體驗也將得以提升。”盤和林認為,“從長期看,個人信息保護是一個需要持續關注的執法焦點,需要政府、臺和消費者多維度地長期磨合,全方位地完善個人信息保護體系。”(記者 王小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