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工信部發布《關于制造業單項冠軍第六批遴選和第三批通過復核企業名單的公示》,擬認定118家單項冠軍示范企業、141個單項冠軍產品。其中,廣州7家企業入選。

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是指長期專注于制造業某些特定細分產品市場,生產技術或工藝國際領先,單項產品市場占有率位居全球前三名的企業。

從2016年開始,工信部六批次累計遴選單項冠軍848家。此次公示期后,如廣州企業最終入選,廣州國家級制造業單項冠軍示范企業將達8家、單項冠軍產品企業達8家。

這類企業堪稱廣州制造中的佼佼者,被寄予了助力實體經濟發展、代表廣貨參與全球競爭的厚望。從廣州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可以觀察本地區產業發展的結構特征。

爭冠“排位賽”廣州需繼續做強實體經濟

根據工信部榜單,在六批累計數量方面(含公示期企業),廣州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共16家,在全國排位第11。

這份榜單上,寧波市單項冠軍企業一騎絕塵,以63家企業數量(單項冠軍示范企業35家、單項冠軍產品28家)位列全國首位。

深圳(47家)、北京(38家)、上海(22家)、杭州(26家)、常州(24家)、青島(23家)、蘇州(21家)、南通(17家)和淄博(17家)位列全國前十。

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的數量,是一個地區制造業主體成色的直觀表達。從這份榜單可知,廣州對標最優最好還有增量空間。

形成較大規模的冠軍集群,需要長期培育。寧波之所以占據頭籌,該市的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數量不容忽視,共182家,在非直轄市城市中同樣位列第一。

今年5月,廣東省工信廳組織推薦第六批制造業單項冠軍時,直接將二者掛鉤——基本條件指出:年銷售收入4億元以下的企業,如申請單項冠軍,應為已入選的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

2018年,中央四部門印發的《促進大中小企業融通發展三年行動計劃》明確,要在各地認定的專精特新中小企業中,培育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引導成長為制造業單項冠軍。

可見,一定條件下,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是成為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的重要路徑。

另一方面,由于評選認定標準不同,不能簡單從發展階段區分兩類企業。廣州16家單項冠軍企業中,僅廣州禾信儀器股份有限公司等五家企業同時具有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稱號。

但無論是單項冠軍還是“小巨人”,其數量規模均折射出一個地區生產要素的高效集聚,以及在某個細分制造行業的國際競爭力水。作為華南地區工業門類最齊全的城市,廣州建設先進制造業強市、夯實實體經濟底座,依然在路上。

選拔“尖子生”產品市場占有率全球前三

什么樣的企業,才堪稱單打冠軍?

廣東省工信廳的推薦方案,給出了多項“硬指標”。其中,企業從事相關領域10年及以上,若屬于新產品的應達到3年及以上;企業申請產品的市場占有率位居全球前三。

此外,新一代信息技術、裝備制造、新材料、新能源汽車和智能網聯汽車、新能源、節能環保等領域,被列為單項冠軍培育遴選的重點領域。

從以上標準可見,單項冠軍企業需要有長期深耕的定力,還要有持續創新的活力。它們將是經濟社會高質量和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支撐力量,也是產業鏈現代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根據中國工業經濟聯合會發布的《中國制造業單項冠軍研究報告》,2016年至2020年遴選的制造業單項冠軍,主要集中于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等23個制造業大類;利潤率達7%—21%,遠高于制造業3%—5%的均水。

因此,制造業單項冠軍企業大都需要長期投入,同時能夠對地區經濟起到較強拉動作用。這也就讓更多的國企、大型企業躋身單項冠軍榜單。例如,廣州的珠江鋼琴、廣電運通這類上市國有企業。

今年,廣州高瀾節能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廣州瑞立科密汽車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和廣州市浩洋電子股份有限公司3家企業入選“制造業單項冠軍示范企業”;廣州南方衛星導航儀器有限公司、廣州天賜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廣州視睿電子科技有限公司、廣州市昊志機電股份有限公司等4家企業入選“制造業單項冠軍產品”。

這些企業在相關細分領域,都有各自的代表作產品。

例如,廣州高瀾節能技術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國最早聚焦熱管理技術創新和產業化應用的企業之一,其主導產品(特)高壓直流輸電用水冷設備,實現了智能電網制造國產化。

成立于2000年的廣州天賜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是國內外唯一一家具備鋰離子電池電解液全產業鏈企業。該企業的產品自2014年以來,穩居電解液銷量全球第一。

企業“成長經”樹立生于憂患發展觀

成為單打冠軍,有多難?

廣州市儒興科技開發有限公司總裁許珊常有“時不我待”的焦慮感。作為主營業務為晶體硅太陽電池漿料的新能源領域企業,儒興科技的研發周期很短。“這個行業的技術迭代非???,如果兩個月還沒出新品,就是在等死。”許珊坦言。

與之相對的是該領域太陽能電池轉化率的緩慢提升。在儒興科技的推動下,轉化率從十多年前的約13%,提升至現在的接23%。

“幾乎每年提升的百分比不到一個百分點。而且,這還是基于所有環節共同努力的結果。”許珊表示,“我們只能竭盡全力,在不同的環節提升轉換效率。”

另一領域,主營產品為自動柜員機的廣州廣電運通金融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作為金融電子領域的單項冠軍同樣生于憂患。

“我們依靠自己研發的芯片設備,打破了貨驗鈔機受制于海外供應商的局面。”廣電運通黨委書記、總經理陳建良談到。

隨著電子支付的盛行,紙交易的規模在縮減。陳建良認識到:“即使獲評為單項冠軍,也只是以前的輝煌?,F在要著手開展人工智能轉型升級。”于是,在算力、算法、數據、場景等核心要素領域,該企業都展開了布局,以拓展產品適用場景。

除了企業自身發展力爭上游外,單打冠軍的打造同樣少不了政府的引導和扶持。工信部提出,“十四五”期間,全國將培育孵化帶動100萬家創新型中小企業,培育10萬家省級專精特新企業,1萬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1000家單項冠軍企業。

此前,已有不少地市出臺扶持單項冠軍企業的政策。例如,寧波對列入國家級單項冠軍企業和市級示范企業予以獎勵,已累計兌現獎勵資金超3億元;河北廊坊通過“一對一”精準服務等方式,幫助企業在品質管理等方面提檔升級;北京、天津、重慶更是將專精特新“小巨人”和單項冠軍培育,列入當地制造業“十四五”規劃中……

接下來,如何讓單打冠軍企業發展更上一層樓,將是百舸爭流、千城競帆背景下,擺在廣州面前的一個重要課題。(●南方日報記者 李鵬程 實生 葉穎詩)